巳已

灣家
All葉主韓葉,喻黃,雙花,林方

30題 (Day6~10)

繼續來把6~10放上~
至於之後的題目到底何時才能完成,就連我也不知道呢 (´・ω・`)

Day 6   大掃除

慣例的大掃除時間

炎炎夏日又要做著勞動,讓人感到無比煩躁

遠處某人努力掃地忙活得臉紅紅的

看得有些心癢癢,很想咬一下

太入迷而陷入恍神狀態做事果然危險

退一步撞到身後的人,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地上

人手上捧著的水桶的水就這麼從頭上淋下

...很好,我腦袋裡的胡思亂想是挺需要大掃除一下的。


Day 7   BG

寒冷的冬天,男孩和女孩正在放學回家路上

女孩冷得一直發抖

男孩看了問:「你是不是又把圍巾忘在家裡了啊?」

身為青梅竹馬,男孩很清楚女孩時常忘東忘西。

女孩保持著朝手裡呼氣的動作說:「...我又不是故意的。」

男孩抬起手輕敲了女孩的頭

「真是的,什麼時候才能不這麼迷糊啊!再這樣下去,還有誰會要妳啊?」

「...蠢蛋一個。」雖然嘴上罵著,但還是將自己的圍巾拿下來圍在女孩脖子上。

隨後又牽起女孩的手一起塞進外套口袋中。

「...跟你在一起不就行了...」女孩望著男孩側臉,感受著脖子上和手上傳來的溫暖,臉紅紅的小聲地說。

很小聲的一句話,卻還是讓男孩聽見了。男孩耳朵也跟著變紅了,牽著女孩手的力道也用力了些。

這冬天似乎...不那麼冷了。


Day 8   侵染之白

輕輕將人抱進懷裡,輕輕牽起那人的手,輕輕的,吻上去。

不在意血跡染紅自己衣服,不在意血跡為自己嘴唇添上胭脂。

將從那人手上拿起的戒指收入口袋

將沾染那人鮮血的手套慢慢脫下

反覆用水沖洗著

被血液染紅的手套

被慘忍染紅的雙手

被背叛染紅的雙眼

被愛意與恨意染紅的心

侵染之白,已無法洗淨


Day 9  真心話大冒險

手拿著麥克風,聽著音樂前奏,這是要執行的大冒險

看著角落裡正捧著一盤蘋果吃的人

似乎沒聽過這首歌。

他不知道他喜歡他

他不知道其他人都知道這件事

他不知道其他人把目光都轉向他

看他因感受視線而茫然抬頭

看他因歌詞意思而驀然臉紅

就像歌詞一樣 紅紅的 溫暖心窩


Day 10  人偶

在戶外,看著新人旁邊桌子上擺著的從結婚蛋糕上拿下的人偶。

「妳也想要那對人偶嗎?」

抬頭望向走來的男生,

「妳想要的話,我做給妳吧。」

那個男生是甜點師傅,

「你要幫我做結婚蛋糕?你確定?我可是連對象都沒有啊。」

"但我其實喜歡著你。"這句話我不敢說。

「我可以等,就是一輩子,也等。」

「...你瘋了?一輩子耶!你就不想想自己?」

「我是瘋了,而我也願意等一輩子,所以......」

「妳願不願意,直接和我在一起呢?這樣我就不用等了。讓我們,就像那對結婚人偶一樣,幸福的攜手下去。」



30題 (Day1~5)

與小夥伴們一起輪流隨意出題目寫的

目前因為小夥伴想不出題目所以一直卡在13題 (๑•́ ₃ •̀๑)

之後應該會陸續整理在這裡



Day 1  虐戀

總是追隨在那人身後,就算他身邊偶爾有個並肩同行的人

也還是繼續追著。

想要追上那人腳步卻怎麼也到不了

想要伸出手拉住他卻怎麼也做不到

多麼希望他能回頭看一眼

尖銳的煞車聲響徹雲霄,他伸手將他推向前方的安全地帶。

「你終於回頭看我一眼。」


Day 2  兄妹

父親過世得早,母親總是在外忙碌

身兼父職母職的哥哥,細心的照顧著妹妹,哥哥總是好好地牽著妹妹的手

「妳都長大了,害我都不敢去牽妳的手了」

「嗯?為什麼啊?」

「會覺得尷尬的吧......」

「...不會啊!你可是我親愛的哥哥,兄妹牽手怎麼了?」

妹妹主動牽起哥哥的手,哥哥看著妹妹的笑臉,也跟著笑了。


「喂小子!我妹妹現在就交給你了,你可要發誓一直好好牽著她的手啊!」

「咦......」

「回答呢?! 不好好發誓我可是不會把她交給你的!」

「呃......是!我發誓!」

聽了男人有誠意的回答,哥哥將妹妹交付給未來的妹夫,隨後哥哥轉向妹妹。

「現在,妳的手將不是我來牽的了。不過,如果他對妳不好,儘管離開他吧!」

「哥哥的手會為妳保留,等妳回來牽」



Day 3  跳舞

畢業舞會上,一個人安靜地躲在角落吃東西

看著舞會上跳著舞的好幾對情侶。

那熱鬧的氣氛,自己怎麼也融入不了。

一隻手伸到自己面前

「跳支舞吧?」

雖然是疑問句,手的主人還是很主動的把人拉過去

帶著不讓人拒絕的霸道。

「會跳華爾滋嗎?」

「咦?...會一點點......不對啊!我沒有答應你跳舞啊!」

「那我跳男步,你跳女步」

牽著自己手的男生絲毫不理會他的話,逕自帶著他起舞

「喂喂!別無視我的話啊!還有為什麼我要跳女步啊!我是男生!」

舞步停下了

「你真是麻煩......好吧,我就勉為其難跳女步吧。希望你的小身板能撐住」

聽到他在調侃自己的身材,頓時火又冒起來了

舞步在悠揚的音樂和微妙的氣氛下進行著

終於到了要考驗體力的部分了

「喂...你真的可以嗎?」男生輕笑著

「笨蛋!閉嘴!要你管!」果然動作很吃力

「唉唉可以了可以了,你別再費力了。」男生用了讓自己反應不過來的速度交換了兩人的姿勢後又迅速地低頭親了一下

突然的驚嚇,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臉紅紅的看著面前的男生

「呵呵,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好,雖然逞強的你也很可愛。」


Day 4 酒醉

中秋節,一群朋友們聚在一起烤肉

幾個人在玩煙火,幾個人在烤肉,幾個人拿著罐酒在聊天

看著那個一直在傻笑的人,心中微微嘆口氣,他醉了

在心中嘆氣的同時,那個人突然撲向身旁的一個男生

口中一直喊著自家寵物的名字

其他人看了就在旁邊大笑,而自己看著兩人互動心裡有點酸

苦笑著起身走過去,將他拉起來

「乖,別鬧,你醉了。」

那個人用迷茫的雙眼看著,又傻笑起來

「我才沒醉~~我能、我能認出你...是誰...」

「喔?那我是誰?」

「你啊、你是我最愛的人啊!」只見那人說完後攔住自己的脖子親了一下

這畫面太衝擊,小小沉默一下後大家又起鬨起來了

抱著親完人就睡過去的人,覺得耳朵有點熱

「笨蛋,這話要在清醒時說啊...」


Day 5 歸屬

一樣的秋天,一樣的雨天

心繞上輕輕思念

誰還為你在旁撐傘?

寥寥人煙 相似畫面

盼重歸那年初見

雨絲綿綿 思念蔓延

遠處相偎兩人

笑容卻似驕陽耀眼

手握一幅花箋

約言難以成全 我的歸屬已然不見


【傘修】See You

※ 葉修攝影師設定
小夥伴一時想出來要我撸的腦洞(`・ω・´) 
今天問了小夥伴題目該叫什麼好 小夥伴想了個See You 有再見跟看見你的意思(*´▽`*) 
頭一次丟文 有點害怕>< 
以下正文 (*´▽`*)


最近剛搬進一個社區裡,

鄰居總說我隔壁住著個瘋子攝影師,要我小心點。

我問鄰居那個攝影師哪裡怪了?

他們回答:「他啊,明明面前沒有人,卻總是拿著相機一直說著一些怪怪的話,像是『唉你靠邊點啊』『滾!你擋住風景了』『呵呵,沐秋你果然上鏡』之類的,這不是發瘋這是什麼呢?你說是不是?」

聽了他們的話,我也是有些擔心。

但是我什麼都不說,因為到現在我也還沒真實見過那個攝影師。


某天我正打算把垃圾拿出去丟,打開門後聽到隔壁開門聲音,下意識轉頭去看,是個叼著菸揹著相機的男人,看來就是那個攝影師了。

男人也看到了我。

「妳好啊!是最近剛搬來的?」男人笑了笑問我。

「...啊!你好!對,我是最近剛搬過來的。」

「以後還請多照顧啊,我叫葉修。」

「啊,好的!」

說完後男人就進屋去了。

雖說講話感覺有些輕浮隨興,不過卻有股很沉穩的感覺,不覺得這人瘋啊......

又過了幾天毫無新意的日子,我還是沒看過那個攝影師的怪怪行為。

直到某個夜晚。


那天的夜晚,星星佈滿天空很是漂亮,一時興起也睡不太著的我,想著來去屋頂看一下星星。

屋頂已經有個人在了。

是葉修,那個被說是瘋子的攝影師。


「沐秋啊,今天的星星很漂亮吧。我給你拍張照片吧。」

葉修拿著拍立得相機對著什麼都沒有的前方說著。

「喀嚓」一聲,他按下了相機快門。

「...呵,果然,看不到你呢。」

站在遠處的我,看著他的背影,聽著他這句話,有點想哭。


隨後葉修像是發現了我。

「唉是妳啊!妳也是來看星星的?」葉修拍拍身邊空地,像是邀我過去和他同坐。

「呃,對啊,今天...星星很漂亮呢。」邊說著我邊走過去坐下。

  兩人間有著一小段時間的沉默。

「妳,看到了吧?」

「咦?」

葉修的突然開口讓我反應不過來。

「他們怎麼說來著?...喔對,那個瘋子又拿相機對空氣說話了。嚇到妳了吧,把我當瘋子看也沒關係的喔 ,我不會介意的。」

說完後葉修自嘲地笑笑。

我看著有點心塞塞的喘不過氣。

「不會。」我小聲地說著。

「當真?」葉修用一種「妳在逗我呢?」的表情看著我。

我突然想一巴掌打過去。


「妳...想不想聽個故事?一個熱愛照相卻不顧性命的瘋子的故事。」

「嗯?」

「那時才十幾歲就離家的我,認識了他和他妹妹。

  他是個很活潑的人,但妳可能會覺得他太過活潑了。他也挺照顧人,是個不錯的男生。 可他很愛跟我鬥,因為他總是輸給我。不是我自誇,我在很多方面很厲害的。說起來覺得是段孽緣,不過我喜歡。」


「他比我厲害的點,就是照相吧。他很喜歡拍照,不論看到什麼,只要他喜歡那個景象,他就會拿出相機照下來,有時時機明明不對,有人勸他也不理,對這他妹也很是頭痛。

       他喜歡拍立得相機,因為可以很即時的拿到照片。他特別喜歡幫他妹妹跟我拍照,雖然覺得麻煩,但他喜歡就好。 這麼隨興的他,有時也是會招來些麻煩,不論是人還是周遭環境。

       我每次在旁看著,總替他捏把冷汗。他的妹妹,就只剩他一個親人了啊...可他總說『沒事啦阿修,我有分寸的。』...我總在想,那天,我有跟著他一起出去就好了。」


聽到這裡,我心裡有股不太好的預感。

「...他死了,車禍意外。只為了想早點把照片拿給我看。那天,跟今天一樣,是個滿佈星星的夜晚。我們三個就坐在屋頂看星星,他說,附近有個地方的星星看著更美不如我們去那裏看? 

       我說,我懶。他說,阿修你真是沒情趣耶,要不我給你們拍去?...那時其實不會很晚,所以我們要他快去快注意安全。不過,人生還是挺不如意的。送去醫院時,已經來不及了。後來,醫院給了我這部相機。」

說著,他拿起了手上一直拿著的拍立得相機。

「這人傻啊...居然不管性命只管保護相機...星星沒看到也沒關係的啊。說來你可能不信,但我透過這相機卻能看到他,雖然照出來的照片裡沒有。」


「他,叫蘇沐秋,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不知道我之後是怎麼回去的,我想,我是哭著走的吧。似乎還想起了葉修看到我淚水後驚慌的臉。

他怎麼會瘋呢?只是太愛,只是太過思念。...只是那個人,在冥冥之中讓葉修擁有個能看到他的物品。

看著手裡葉修最後送我的那張照片,心裡有些微微的痛。



葉修在看著剛哭完的女孩走掉之後,拿起相機,看著觀景窗裡朝他笑著的男孩。

「沐秋啊,我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女孩子啊。你看啊,哭成這樣,那張可愛的臉蛋明天可難看了。」

「唉...別跟著數落我啊,真是。說起來這相機可真神奇了,你怎麼辦到的啊?」

「星星,很漂亮吧。如果你在就好了,我說的是你真實在啊!」

「我不在意他們說我瘋的。你這混蛋不也不管我會不會嚇到別人不是嗎?只要...」


「能再看見到你就好,沐秋。」

『能再被你看到就好,阿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