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已

灣家
All葉主韓葉,喻黃,雙花,林方

【傘修】See You

※ 葉修攝影師設定
小夥伴一時想出來要我撸的腦洞(`・ω・´) 
今天問了小夥伴題目該叫什麼好 小夥伴想了個See You 有再見跟看見你的意思(*´▽`*) 
頭一次丟文 有點害怕>< 
以下正文 (*´▽`*)


最近剛搬進一個社區裡,

鄰居總說我隔壁住著個瘋子攝影師,要我小心點。

我問鄰居那個攝影師哪裡怪了?

他們回答:「他啊,明明面前沒有人,卻總是拿著相機一直說著一些怪怪的話,像是『唉你靠邊點啊』『滾!你擋住風景了』『呵呵,沐秋你果然上鏡』之類的,這不是發瘋這是什麼呢?你說是不是?」

聽了他們的話,我也是有些擔心。

但是我什麼都不說,因為到現在我也還沒真實見過那個攝影師。


某天我正打算把垃圾拿出去丟,打開門後聽到隔壁開門聲音,下意識轉頭去看,是個叼著菸揹著相機的男人,看來就是那個攝影師了。

男人也看到了我。

「妳好啊!是最近剛搬來的?」男人笑了笑問我。

「...啊!你好!對,我是最近剛搬過來的。」

「以後還請多照顧啊,我叫葉修。」

「啊,好的!」

說完後男人就進屋去了。

雖說講話感覺有些輕浮隨興,不過卻有股很沉穩的感覺,不覺得這人瘋啊......

又過了幾天毫無新意的日子,我還是沒看過那個攝影師的怪怪行為。

直到某個夜晚。


那天的夜晚,星星佈滿天空很是漂亮,一時興起也睡不太著的我,想著來去屋頂看一下星星。

屋頂已經有個人在了。

是葉修,那個被說是瘋子的攝影師。


「沐秋啊,今天的星星很漂亮吧。我給你拍張照片吧。」

葉修拿著拍立得相機對著什麼都沒有的前方說著。

「喀嚓」一聲,他按下了相機快門。

「...呵,果然,看不到你呢。」

站在遠處的我,看著他的背影,聽著他這句話,有點想哭。


隨後葉修像是發現了我。

「唉是妳啊!妳也是來看星星的?」葉修拍拍身邊空地,像是邀我過去和他同坐。

「呃,對啊,今天...星星很漂亮呢。」邊說著我邊走過去坐下。

  兩人間有著一小段時間的沉默。

「妳,看到了吧?」

「咦?」

葉修的突然開口讓我反應不過來。

「他們怎麼說來著?...喔對,那個瘋子又拿相機對空氣說話了。嚇到妳了吧,把我當瘋子看也沒關係的喔 ,我不會介意的。」

說完後葉修自嘲地笑笑。

我看著有點心塞塞的喘不過氣。

「不會。」我小聲地說著。

「當真?」葉修用一種「妳在逗我呢?」的表情看著我。

我突然想一巴掌打過去。


「妳...想不想聽個故事?一個熱愛照相卻不顧性命的瘋子的故事。」

「嗯?」

「那時才十幾歲就離家的我,認識了他和他妹妹。

  他是個很活潑的人,但妳可能會覺得他太過活潑了。他也挺照顧人,是個不錯的男生。 可他很愛跟我鬥,因為他總是輸給我。不是我自誇,我在很多方面很厲害的。說起來覺得是段孽緣,不過我喜歡。」


「他比我厲害的點,就是照相吧。他很喜歡拍照,不論看到什麼,只要他喜歡那個景象,他就會拿出相機照下來,有時時機明明不對,有人勸他也不理,對這他妹也很是頭痛。

       他喜歡拍立得相機,因為可以很即時的拿到照片。他特別喜歡幫他妹妹跟我拍照,雖然覺得麻煩,但他喜歡就好。 這麼隨興的他,有時也是會招來些麻煩,不論是人還是周遭環境。

       我每次在旁看著,總替他捏把冷汗。他的妹妹,就只剩他一個親人了啊...可他總說『沒事啦阿修,我有分寸的。』...我總在想,那天,我有跟著他一起出去就好了。」


聽到這裡,我心裡有股不太好的預感。

「...他死了,車禍意外。只為了想早點把照片拿給我看。那天,跟今天一樣,是個滿佈星星的夜晚。我們三個就坐在屋頂看星星,他說,附近有個地方的星星看著更美不如我們去那裏看? 

       我說,我懶。他說,阿修你真是沒情趣耶,要不我給你們拍去?...那時其實不會很晚,所以我們要他快去快注意安全。不過,人生還是挺不如意的。送去醫院時,已經來不及了。後來,醫院給了我這部相機。」

說著,他拿起了手上一直拿著的拍立得相機。

「這人傻啊...居然不管性命只管保護相機...星星沒看到也沒關係的啊。說來你可能不信,但我透過這相機卻能看到他,雖然照出來的照片裡沒有。」


「他,叫蘇沐秋,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不知道我之後是怎麼回去的,我想,我是哭著走的吧。似乎還想起了葉修看到我淚水後驚慌的臉。

他怎麼會瘋呢?只是太愛,只是太過思念。...只是那個人,在冥冥之中讓葉修擁有個能看到他的物品。

看著手裡葉修最後送我的那張照片,心裡有些微微的痛。



葉修在看著剛哭完的女孩走掉之後,拿起相機,看著觀景窗裡朝他笑著的男孩。

「沐秋啊,我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女孩子啊。你看啊,哭成這樣,那張可愛的臉蛋明天可難看了。」

「唉...別跟著數落我啊,真是。說起來這相機可真神奇了,你怎麼辦到的啊?」

「星星,很漂亮吧。如果你在就好了,我說的是你真實在啊!」

「我不在意他們說我瘋的。你這混蛋不也不管我會不會嚇到別人不是嗎?只要...」


「能再看見到你就好,沐秋。」

『能再被你看到就好,阿修。』